博雅出版facebook 博雅出版line
下一個社會的管理
下一個社會的管理 Managing in the Next Society
  • 作者:彼得‧杜拉克
  • 譯者:羅耀宗
  • 語言:繁體中文
  • 出版日期:2021/01/05
  • ISBN:9789869913980
       這是一本有未來學意味的書。杜拉克於2002 年預測,下一個社會大約會於2030 年出現。這個社會有幾個特色,其實今天導讀 管理根植於社會已多少應驗,包括資訊社會的誕生(第1 章)、人口老化(第2、10 章)、電子商務對實體企業的威脅(第4、5 章)、知識工作者崛起(第5、6、8 章)、創新以開創商機(第7、9 章)、社會問題更甚於經濟問題(第13 章)。他的觀察大致是正確的,例如:不是資訊科技本身帶給社會變化,而是資訊科技的運用促成變化。在今日,遠距上班、上課、看診已成事實。他預見知識工作者會成為職場主流,並且不同於以往的雇傭關係。他花了許多篇幅談「創新」,其中他談到,最需要創新的是政府。另外,人口老化固然是問題,年輕人口縮減才是更大的問題。第15 章是總結,面對下一個社會的挑戰,他認為需要以創造性破壞因應;至於如何預測未來? 他有一句名言可以回答: 預測未來的最好方法就是去創造未來(The best way to predict the future is to create it)。
          彼得‧生長於一個文化環境優越的家庭,薰陶於猶太– 基督教信仰傳統。1937 年移居美國,2002 年6 月20 日榮獲美國「總統自由勳章」。
  杜拉克一生好學、敏思、善察、能析;筆耕不輟,以逾40 部著作享譽世界;治學精進、不拘框條,觸類旁通、不落窠臼。他早年學金融,1931 年獲法蘭克福大學法學博士。經濟學上,他尊敬凱因斯(John M. Keynes 1883-1946),但跟隨熊彼德(Joseph A. Schumpeter 1883-1950)。政治學上,他主張多元化和去中心化,對極權主義持嚴肅的批判態度。他對存在主義哲學與生存神學,特別是齊克果(S. Kierkegaard 1813-1855)的思想研究,造詣頗深。
  杜拉克自稱為「旁觀者」,始終持守立場清醒、思維冷靜、人格獨立、思想自由以及責任意識。做為「社會生態學家」,他具有明心慧眼、洞察力強,為世人的社會與組織守望的美德、正直與良知,勇於在批判中追求創新。他創立了「現代管理學」,主張管理的理論創新與實踐探索、走「知信行」合一之路,因此被譽為「現代管理學之父」和「管理大師中的大師」。
  杜拉克在世近一個世紀。他經歷過兩次世界大戰;見證從科學技術變革到思想理念革新的過程;目睹從工業時代進入智識(知識)時代、資訊時代的變化;親歷從資本主義社會發展到後現代知識型社會的變遷;對所有經歷的變化以及21 世紀的人類發展,他都提出自己的真知灼見。今天,我們能夠深切感知到他的貢獻永不止於20 世紀,對未來世界的發展與變化,杜拉克的思想必定會產生更加積極且深遠的影響。
 
總序   功能正常的社會和博雅管理  
總序   向一位跨世紀的大師致敬    
導讀   管理根植於社會 彭台光 
致謝  
前言  
 
第一部 資訊社會
第1 章 資訊革命之後 
第2 章 爆發中的網際網路世界 
第3 章 從電腦素養到資訊素養 
第4 章 電子商務:核心挑戰 
第5 章 新經濟尚未到來 
第6 章 新千禧年的執行長 
 
第二部 商業機會
第7 章 創業家與創新 
第8 章 他們不是員工,是工作人員 
第9 章 金融服務:不創新,就等死! 
第10 章 超越資本主義? 
 
第三部 改變中的世界經濟
第11 章 龐大組織的崛起 
第12 章 全球經濟和民族國家 
第13 章 笨蛋,問題在社會 
第14 章 論城市的文明化 
 
第四部 下一個社會
第15章 下一個社會
          彼得.杜拉克(1909-2005) 共出了超過40 本書。2002 年出版了《下一個社會的管理》,這是他的第36 本書。這本書收錄了杜拉克在1996 至2002 年期間,於不同刊物發表的11 篇文章和4 個專訪。這15 篇作品不按年份排列,而是以四大標題區分、歸類。杜拉克表示,這本書是為公私機構高階主管而編,但讀者應同意,一般人也可從中獲益。
 
  彼得.杜拉克無疑是個管理思想家,但其實他更關注社會,因為他認為一個正常運作的社會,需要透過健全的管理,換一個說法就是:管理根植於社會。這也是他豐富著述中的一個核心論點。本書就是這個論點的代表——下一個社會,需要怎樣的管理?
 
  這是一本有未來學意味的書。杜拉克於2002 年預測,下一個社會大約會於2030 年出現。這個社會有幾個特色,其實今天已多少應驗,包括資訊社會的誕生(第1 章)、人口老化(第2、10 章)、電子商務對實體企業的威脅(第4、5 章)、知識工作者崛起(第5、6、8 章)、創新以開創商機(第7、9 章)、社會問題更甚於經濟問題(第13 章)。他的觀察大致是正確的,例如:不是資訊科技本身帶給社會變化,而是資訊科技的運用促成變化。在今日,遠距上班、上課、看診已成事實。他預見知識工作者會成為職場主流,並且不同於以往的雇傭關係。他花了許多篇幅談「創新」,其中他談到,最需要創新的是政府。另外,人口老化固然是問題,年輕人口縮減才是更大的問題。第15 章是總結,面對下一個社會的挑戰,他認為需要以創造性破壞因應;至於如何預測未來? 他有一句名言可以回答: 預測未來的最好方法就是去創造未來(The best way to predict the future is to create it)。
  
  彼得.杜拉克影響力極大,被公認為現代管理學之父(The Father of Modern Management),當之無愧。另一位巨人是20世紀初的菲得烈,泰勒〔Frederick Taylor(1859-1915)〕,被後人尊為科學管理之父(The Father of Scientific Management),他對工廠基層員工的工作效率做了一連串的測試和計算,獲得一個重要結論: 金錢有絕佳的激勵作用。由於帶動那年代的企業以獎金方式(如論件計酬)激勵員工,因此,20 世紀的前40 年被稱為經濟人時代(The Era of Economic Man)。1939 年,杜拉克30 歲,出版了他的第一本書《經濟人的終結》(The End of Economic Man),他認為金錢固然是重要的激勵因子之一,只是必要條件,還有其他因子才是充分條件。年輕的杜拉克有這樣的立論,是因為他心中主要思考的是白領工作者。這裡可以看出,1959 年他開始談的知識工作概念,在20 年前就已萌芽。泰勒的科學管理並沒有因此終結,反而形成今天的工業工程、工業管理,著重以計量方式探討工廠效率的學科,無疑泰勒是這領域的開拓者。而彼得,杜拉克的各項立論,雖沒有自成一個領域,但在實務界和學術界追隨者無數。
     
  1998 年,美國管理學會(Academy of Management)在聖地牙哥召開年會,邀請已89 歲的杜拉克作大會主講(Keynote)。他身材中等,氣色紅潤,思路敏銳,吸引全場專注,筆者有幸與會,是終身難忘的經驗。今天正好是杜拉克逝世15 周年的日子,知道他的40 本著作即將出版中文版全集,或許他正在天上微笑。
 
彭台光
2020.11.11 于義守大學國際學院
回上一頁